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花兒 > 花兒研究 >

周易测试幸运数字:“花兒”唱紅了牡丹 牡丹催生了“花兒”

2019-05-06?來源:中國臨夏網-民族日報 ?記者: ?點擊數:

射手座的幸运数字 www.oslov.icu

    “花兒”唱紅了牡丹 牡丹催生了“花兒”
——經典牡丹“花兒”賞析


21651556935543650.jpg

    前言:隨著歷史的沉淀,一曲曲經得起時間檢驗的“花兒”風靡河湟。在這些經典的“花兒”曲令中,牡丹“花兒”成了一個體系。縱觀歷代“花兒”曲令,以牡丹意象為載體的“花兒”曲令之多,是其他意象不可匹敵的。此文從藝術層面入手,對牡丹“花兒”做了多層次、多視角的分析。

    一

    上去個高山望平川,平川里有一朵牡丹; 

    看去是容易摘去是難,摘不到手里是枉然。 

    這首“花兒”的前兩句采用比興寄托手法,把心儀已久的“尕妹”直接喻為“牡丹”,使這首“花兒”顯得含蓄溫婉,不失民歌簡明樸實、平易近人的本色。 

    只有堅韌不拔之毅力,才能登上絕頂我為峰。登高而觀,望者遠,才能看見平川上那一朵最耀眼的牡丹,不過“看去是容易摘去是難”。如果你竭盡全力了,摘到最好,摘不到也沒什么遺憾,畢竟你努力了。 

    其實,無論是對愛的追求,還是干任何事情,都是一樣的,付出了,也許有收獲,也許顆粒無歸;如果不付出,絕對不會有收獲。這就是這首“花兒”給我們的啟迪。 

    這首“花兒”由兩聯構成,每句字數大體相同,但一聯中的上下句的節奏點不同,是“花兒”中典型的“齊頭齊尾”式(又叫“頭尾齊”式)。 

    《上去高山望平川》這首“花兒”,屬于“河州大令”(“花兒”的曲調稱作“令”,不同的曲調有不同的令名,猶如詞中的詞牌)曲調,自從著名“花兒”歌手朱仲祿于1950年第一次在蘭州演唱后大行于世,是流傳最廣的“花兒”之一。

    二

    白牡丹白者耀人哩,紅牡丹紅者破哩; 

    尕妹的身旁有人哩,沒人是我陪者坐哩。 

    我們評賞這首“花兒”中“白牡丹”的“白”之前,先來看看我們的古人在詩歌中是怎樣形容白色的:“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之一》),“梨花千樹雪,楊葉萬條煙”(岑參《送楊子》),“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探春《紅樓夢·詠白海棠》)。再看看形容白色的形容詞:潔白、雪白、純白、羽白、珍珠白、梨花白、粉白、鵝白、潤白、素白、皎白、乳白、銀白、皎潔、潔白無瑕、宛若霜雪等。然后我們評賞這首“花兒”中“白牡丹”的“白”是怎樣描繪出來的,體會會更深刻一些。其實就用一個“耀”(河州方言中的讀音通“嬈”)字形容牡丹之白,看似隨意而為,實則遣詞不凡,光彩照人。這一字沒有具體說什么樣的白,達到什么程度,只說白得“耀”著你的眼睛難以睜開,以虛寫實,給人留下了無限的藝術想象空間。至此,我們不得不折服勞動人民非凡的遣詞造句能力。 

    “紅牡丹”的嬌美,卻拿“破”字來比擬,形象至極、點石成金。香艷欲“破”的音響感和相映生輝的色彩美聲色俱佳,感人肺腑?!捌啤弊值拿畬υ謨諞皇切闖雋四檔せǖ牟永?,花瓣千層萬疊,臨夏人素喜重瓣牡丹而不喜單瓣牡丹;二是紅艷欲滴,嬌嫩無比,吹彈可破;三是不說牡丹花開,而說“破”,更有視覺沖擊力。著一“破”字而境界全出矣,完全可以與“云破月來花弄影”(張先《天仙子》)的“破”字相媲美。 

    這里的牡丹既是比,又是興,是比中有興,興中有比。

    三

    青石頭根里的藥水泉,樺木的尕勺啦舀干;

    要得我倆的婚姻散,三九天,青冰上開一朵牡丹。 

    這首“花兒”中用因情造景的手法,以現實中不可能發生三九天三尺厚的“青冰上開一朵牡丹”這一違背自然規律的悖謬之事來表白琴瑟和諧、白頭到老的錚錚誓言,反而有著震撼人心的藝術魅力??梢雜牒豪指窀琛渡閑啊貳吧閑?!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焙投鼗頹喲省鍍腥貳罷砬胺⒕∏О閽?,要休且待青山爛。水面上秤錘浮,直待黃河徹底枯。白日參辰現,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見日頭?!畢噫敲?。運用這一手法的“花兒”還有“青枝綠葉的四月天,牡丹花紅了園園;若要我倆的恩情斷,碌碡扯出個蔓蔓”“大山背后山靠山,十二瓣葉葉的牡丹;要得我倆的婚姻散,黃河水干,積石山搖給(者)動彈”等。 

    這首“花兒”采用“折斷腰”式,節奏變化豐富,句式長短相配,回環往復,纏綿悠長,唱起來悅耳動聽,別有韻味?!罷鄱涎筆接紙小傲降K筆?,即在“齊頭齊尾”式的兩聯中每一聯的上下句間各加上一個三至五字的半截句,還衍生出或者在上半部或者在下半部加上一個三至五字半截句的變體,從而形成由五句或六句組成的長短相間的這種體式。

    四

    山里高不過太子山,川兒里平不過四川; 

    花兒里俊不過白牡丹,人里頭好不過少年。 

    以太子山的高和四川的平起興后,言歸正傳,鳳求凰,鴛追鴦,白牡丹配上俊少年,是天造地設一對。類似的有“太子山高了尖對尖,十八層葉葉的牡丹;我維的阿哥是尖子尖,人里頭挑下的少年”和“花兒里為王的樹牡丹,人里頭英俊的是少年;尕妹連我一起站,像一對紅白的牡丹”等。

    五

    陽山陰山的山對山,好不過擋羊的草山;

    尕妹妹出來門前站,活像是才開的牡丹。 

    這首“花兒”中頭兩句中以“陽山陰山”襯托“擋羊的草山”,但是這兩句主要的作用是以引出所歌詠之辭“尕妹”。后兩句中用就像是才開的牡丹喻站在門前的尕妹,使尕妹嬌艷欲滴、雍容華貴、賢淑美懿的形象栩栩如生、如在目前?!吧健弊殖魷治宕?,形成了朗朗上口的回環美,再加上后兩句中處在韻腳位置的“站”和“丹”,唱音都非常響亮,使整首“花兒”具有抑揚頓挫的韻律美和回環美。

    六

    尕妹穿的是綠絲褲,好比牡丹打骨朵; 

    尕妹穿的是尕白鞋,好像牡丹才開開; 

    開開的時候摘兩朵來,兩鬢間戴,妹妹看一趟哥哥來。 

    這首“花兒”是“兩擔水”式的變體,形式獨特。一開始就以打骨朵的牡丹比喻尕妹的綠絲褲,剛開開的牡丹比喻尕妹的尕白鞋,緊接著寫開開的牡丹兩鬢間戴,牡丹和尕妹互相映襯,使得尕妹的靚姿嬌態躍然紙上,可以和崔護《題都城南莊》詩中的兩句“去年今日此門中,人臉桃花相映紅”一較高下。這幾句寫的虛虛實實,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實相間,自有攝人心魄的藝術魅力。最后一句道出了這首“花兒”的主旨:妹妹看一趟哥哥來。不過這首“花兒”的主旨可兩解,既可理解為尕妹來看哥哥,也可理解為哥哥期盼尕妹來看望。 

    新奇獨特的形式,形象生動的比喻,恰到好處的映襯,樸素無華的語言,虛實結合的手法,委婉的雙重含義的主旨,自是“花兒”唱牡丹中的極品。

    十二月牡丹 

    男:正月里到了打春哩,牡丹在土里扎根哩;維你哈沙里澄金哩,離開哈拔我的人心哩。

    女:二月里到了馱糞哩,牡丹鉆出個土縫哩;早晚我把你陪著哩,望你啥時候開俊哩。 

    男:三月里到了三月三,牡丹長到了一拃半;澆水上糞的把你盼,望你開俊了大家看。 

    女:四月里到了四月八,牡丹長到了刺底下;早起者逗你露水大,晚夕里逗你怕刺扎。 

    …… 

    男:六月里到了熱難擋,牡丹開敗不吃香; 

    芍藥參了個牡丹的行,把牡丹氣了個臉發黃。

    女:七月里到了莊稼黃,牡丹氣壞著不起床;花瓣兒鉆到土里藏,渾身的葉葉兒發了黃。 

    …… 

    女:九月里到了九重陽,牡丹的身上一層霜;菊花兒陪客增了光,牡丹悄悄把心傷。 

    …… 

    男:十一月到了冬至節,寒風加上大雪壓; 

    牡丹鉆到土里睡覺哩,見不到牡丹者想爛了肝花。

    女:牡丹在土里睡覺哩,霜殺雪壓的她受哩;指望啥時候才開哩,等到明年開春哩。 

    …… 

    男:澆水上糞務勞她,開下個花兒鍋蓋大。

    合:一心一意愛護她,牡丹她開下了香萬家。 

    在河州“花兒”曲詞中,唱牡丹的短調舉不勝舉,但是唱牡丹的長歌也不少,最經典的也許要數這首《十二月牡丹》吧。這首長歌“花兒”在大西北非常流行,唱詞版本很多,內容大同小異,不過許多經過了文人的加工和潤色。為了保持這首“花兒”歌詞的原生態和原汁原味,這里選的歌詞是從“花兒”唱家那里口述實錄的。這首長歌“花兒”采用的是男女對唱,最后兩句是男女二重唱方法,用河州特有的那種高廣音域、悲愴唱腔的風格演唱出來,別有韻味,感人肺腑,使聽者有“余音繞梁,三日不絕”之感。 

    從內容上來說,抓住了牡丹的生長特性,從正月寫到十二月,語言是河州特有的方言口語,樸實無華,富有濃郁的泥土氣息。不過我們細細評味,意蘊不淺,表面上看似乎寫牡丹,其實句句寫人,寫心中鐘愛的尕妹,言淺而意深。在這里牡丹是尕妹,尕妹是牡丹,寫了一個女子從美貌如花的少女變成年老色衰的老婦的過程,把女子特有的那種隨著年齡的變化而變化的內心寫得既非常細膩又淋漓盡致:開得正燦爛的時候的千嬌百媚,倩姿靚影冠壓群芳;零落凋謝時候的黯然失色暗自傷神。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全首采用了比興寄托手法,同時還用了擬人、襯托和夸張等修辭。如“七月里到了莊稼黃,牡丹氣壞著不起床”句中,把牡丹賦予了人的情態;“芍藥摻了個牡丹的行,把牡丹氣了個臉發黃”“菊花兒陪客增了光,牡丹悄悄把心傷”,用芍藥、秋菊花開時的春風得意反襯牡丹的殘枝敗葉;“澆水上糞務勞她,開下個花兒鍋蓋大”“牡丹鉆到土里睡覺哩,見不到牡丹者想爛了肝花”用夸張的修辭,表達了少年對牡丹的深情。 

    有些學者認為這首《十二月牡丹》寫出了封建社會婦女的悲慘命運云云,就曲詞本身而言,卻很難得出這樣的結論。 

    許多人在這首曲詞中,看出了牡丹的方方面面,卻忽略或淡化了少年(在河州“花兒”中,女子對自己喜愛的男子的親切稱呼)的作用,這有失公允。這首曲詞中,沒有了少年這一形象,也就沒有了牡丹感人的形象,用河州的一句俗語“牡丹雖好綠葉扶”來說少年的作用再也恰當不過了,這首曲詞中少年就是綠葉。曲詞中的少年形象也是很感人的,他對牡丹百般呵護,萬般疼愛。他心中的這窩牡丹無論是芳也罷、謝也罷,他都始終如一珍愛著她、寵著她,對愛情忠貞不二,正如一首河州“花兒”中唱的“山高者高不過博格達,山連山,九枝吧葉葉的牡丹;要得個我倆的婚姻罷,石頭爛,五湖四海里的水干”。 

    就藝術而言,這首長歌“花兒”用的是原汁原味的原生態河州方言,富有濃郁的民族和地域特色。這首長歌“花兒”整篇采用賦的鋪陳直敘手法,寫了牡丹從一月到十二月的變化,又采用了比興的手法和問答的形式,以牡丹喻少年心中至愛的女子,寫出了無論是年輕漂亮,還是年老色衰,少年對她的那份鐘情至死不渝;同時綜合運用了襯托,擬人,夸張等多種修辭手法,使牡丹和少年的形象栩栩如生、躍然紙上。時間如刀,刀刀催人老。從其中我們不難體悟到作為一個女子,趁著自己風華正茂、花樣年華的時候,能有所為的淺顯道理來。如果能跳出這一藩籬,推而廣之,頓悟到我們所有的人都應該珍惜時間,有所為的話,我們才讀出了其中的滋味,正如魯迅先生所說:“一部《紅樓夢》,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十朵牡丹九朵開男:十朵牡丹九朵開,這一朵阿門(者)沒開?我心腸又好嘴又甜,我跟前阿門(者)沒來?女:十朵牡丹九朵開,這一朵撮?。ㄕ擼┟豢?。鋤完了草者捋燕麥,這幾天活忙(者)沒來。 

    男:桶子里擔水(者)水缸兒里倒,沒知道缸底里漏了??詼鎪禱把劬鐨?,沒知道(者)心底里愛上了。

    女:二郎山下的賬房街,手打上涼傘了浪來。小阿哥相親我相愛,心上的花兒哈漫來! 

    男:山上的鹿羔下山來,下山了平川里跑來;老遠的妹妹跟前來,阿哥的跟前坐來。 

    女:洮河沿上的松柏樹,河底里扎根(者)哩;小阿哥走的是“科技致富”的路,尕妹放心(者)哩。 

    男:犏牛的角叉(啦)當弓哩,啥時候射出個箭哩;老遠里看見吸魂哩,多會(者)到跟前哩。 

    女:紫荊(的)樹上抱鳳凰,鷹抱者石山的崖上;睡夢里想你(者)到命上,眼淚濕透了衣裳。 

    男:鐘架子旁的松柏樹,越長時越青翠了;尕妹好比是長流水,越淌時越清亮了。 

    女:棉花織布(者)絲織緞,繡花時離不了絲線;遠路上想你沒辦法見,就盼著會場上碰見。 

    男:倒柳樹栽的(者)河沿上,梢子們垂的(者)水上;模樣長的(者)眼睛上,心疼(哈)長的(者)嘴上。女:北門橋修的(者)個牢,洮河水,再大(者)沖不壞了;泉水的影子里我倆人照,二郎山上,把鴛鴦配成個對了! 

    男:一年一個“五月十七”,明年了你不要誤下! 

    女:你拿上獎章我帶上花,再把那大事(哈)定下。 

    這首長歌“花兒”《十朵牡丹九朵開》是以農歷五月十七日二郎山“花兒”會為背景寫的。二郎山位于岷縣城南、千里岷山的起首處。二郎山“花兒”屬于“洮岷花兒”的南路派,以“啊歐令”(又名“扎刀令”)為“花兒”的基本曲令,不過這首長歌“花兒”卻是典型的河州花兒。 

    這首長歌“花兒”的頭兩節以牡丹起興,同時兼有比的作用。十朵牡丹九朵開,唯有一朵不開,這里的牡丹喻作可愛的尕妹,“十”和“九”此處是虛指,意為所有的牡丹都開了,唯有這一朵不開,實則為適齡的尕妹都嫁人了,少年我對你一往情深,且我長得帥而心地又好,你為什么對我無動于衷?尕妹靦靦腆腆羞羞答答,少年這樣直白的表露愛情,顯然是無法直面回答的,還是借助于牡丹,“十朵牡丹九朵開,這一朵撮?。ㄕ擼┛豢???豢腦蚵?,少年你如果對我真的有心的話,你應當知道的,你還沒有打動我的芳心,不過這是言外之意。這個尕妹無疑是聰明的,表面上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這幾天鋤完了草后又捋燕麥,哪有閑暇山澗水邊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談情說愛?三四節是承上啟下的過度節,隨著時間的推移,少年的不懈追求,尕妹終于檀口微開:打上個涼傘了二郎山浪來,心上的花兒哈漫來!接下來的幾節是重頭戲,表達了相互的愛慕之情。少年心中的尕妹如一朵花蕾初綻的牡丹,亭亭玉立,光彩照人,眉若一彎新月,眼如一潭秋水,嘴似一顆櫻桃,真因為如此,使得少年魂不守舍出竅來;尕妹心中的少年則是一個實干家,走的是“科技致富”的路,所以使得尕妹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最后兩節中各自表白了心跡,定下了終身,不過尕妹還是比較清醒的,告誡少年不能為情所困迷失方向,要繼續走“科技致富”的路,事業有成,才能終成眷屬。 

    這首長歌在“花兒”藝術上其一是虛實結合,以實為主,實中有虛。如少年眼中的尕妹“老遠里看見吸魂哩”、“尕妹好比是長流水,越淌時越清亮了”是虛筆,“模樣長的(者)眼睛上,心疼(哈)長的(者)嘴上”是實筆;尕妹“睡夢里想你(者)到命上,眼淚濕透了衣裳”是虛筆,“泉水的影子里我倆人照”是實筆。其二是善于用比,其實善于用比是一切民歌的靈魂。在這首唱歌“花兒”中,如把犏牛的角叉比作弓,把尕妹好模樣比作長流水,把少年和尕妹自己比作鴛鴦等。恰當地運用了多種藝術手法,使得這首“花兒”具有攝人心魄的藝術魅力,征服了一批又一批的演唱者,可以說它是“花兒”王國里的一朵耀眼的奇葩。 

    參考文獻: 

    1.王沛《中國“花兒”曲令全集》

    2.陳元龍《中國“花兒”縱論》

    3.趙忠《鳳林逸詩》 

    4.陶柯《論藏族文化對漢族文化的影響》 

    5.汪鴻銘、丁作樞《蓮花山與蓮花山花兒》


責任編輯:馬忠英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射手座的幸运数字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射手座的幸运数字 www.oslov.icu All rights reserved.